疫情中的个体从业者:活下去,等待黎明

编者按:文章来自?iFeng科技,作者? 郑媛?花子健 于雷 编辑 于浩,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往年的今天,是上班族的最后一个休息日,而此刻,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这个漫长的假期加剧了人们的不安。

截止1月31日17:30数据统计,全国范围内已经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有9810例,其中湖北地区有5806人确诊。全国范围内的疑似病例15238,181人治愈出院,213人死亡。

当热闹的节日氛围褪去,在这个注定不平凡的正月,我们采访了几位个体经营者,他们有的是广告公司老板,有的是滴滴师傅,有的是活禽店店主,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却也同样被卷入疫情的漩涡。

我们想知道,这场那么远而又这么近的疫情,究竟在每个普通个体的身上,留下了怎样的烙印。

“婚礼可以再办,但是人生只有一次,希望这位医生新娘能平安”

——婚庆主持,湖北宜昌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刘罡从2013年就开始从事婚礼主持,2020年的春节,是他从业以来最“冷清”的一年。

自从疫情消息公布以来,今年2月、3月新人的婚礼全部延期,原本自己要主持的20多场婚礼,悉数改期。

他说道,新人改期看似只是改了时间,但实际上,整个2月份的婚礼物料已经下单了:设计师档期、鲜花等,公司需要承担这种不可抗力下的高额开支成本。

但是作为主持人,他更担心感染的风险,一场婚礼多则几百人,如果因为聚集性活动而导致聚集性的交叉感染,是“婚庆主持人”不可承受的。

因为疫情,他个人损失了五六万的报酬,原本热闹的正月也就只好在家。但是就整个行业而言,大家非常清楚认识到这次疫情的危险性,鼓励新人改期、延期。

他说道,整个湖北地区的婚庆行业已经达成共识,劝导、鼓励新人将婚礼延迟,行业也联合起来,向武汉及周边地区发起了募捐。“这些天大家都太消极了,希望更多人能看到阳光的那一面,有盼头的那一面”。

最后他还提到,令他印象最深的改期新人,是武汉某医院的一位年轻医生,她和未婚夫原定于正月结婚,但是一线医生的身份,让她将婚期延迟了。

“婚礼可以再办,但是人生只有一次,希望这位医生新娘能平安”,他说道。

“最好的办法就是开源节流,没有办法,因为太突然了”

——自媒体创业者房叔,广东广州

1月29日,他在家里一边关注疫情的进展,有感而发写下了一篇《面对疫情,你的老板们可能彻夜难眠。》

大约在晚饭时间,他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自己的链接,配文“员工不易,老板也难!”他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这几乎就是我的真实经历和所想。”

来自广州的自媒体创业者房叔没有想到的是,疫情爆发带来的影响波及到了各个行业,其中餐饮、文旅、零售等行业要么受到重创,要么几乎停滞。

房叔向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介绍,他的公司是一家深耕本地的新媒体公司,旗下有公众号矩阵、短视频和互动营销,员工在50人左右。“这是一门流量变现的生意,靠的是内容流量吸引品牌广告主。餐饮、文旅、品牌和房产都是我们的广告来源。”房叔说。

随着疫情的爆发和持续影响,一些正在执行的广告陆续被叫停,没有取消的也延期。“餐厅和商场不开业,不太可能投广告;叫停的话,因为有些餐厅都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房叔说,接下来的两个月,估计全部是亏损的了。

但是他甚至做好了心理准备,承担多至4个月的亏损,“按照现在的团队规模和运营成本,一个月亏损在50万左右。前两个月亏掉100万是肯定的了。”房叔说。

当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谨慎地问他能否撑过去,他说:“还可以。”

在大年初二,还没有来得及给家人及亲属送去新年祝福,房叔就针对现状给员工传递了工作安排——延长到2月10日上班,但是在家里他还在组织员工参与工作。“我们旗下的美食账号开始免费帮助客户发布外卖消息,希望减少他们的压力。”房叔说,他深知唇齿相依的道理,如果餐饮行业不好过,他们也不好过。

互帮互助,面对困难,度过疫情。但是面对这些中小企业创业者,是否也该有更多的帮助措施,切实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房叔告诉凤凰网科技:“最好的办法就是开源节流,改良自身。没有办法,因为太突然了。”

?“过了隔离期没有大碍的话,自己也终于能抱抱孩子。”

——广告公司合伙人,北京

李爽的公司是短视频平台的一家头部广告代理商,2019年公司经历了转型,将北京公司的员工裁掉了一半,转头在武汉建立了一个项目团队。

他说道,由于投资人在武汉,自己经常会飞到武汉出差,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他对这个城市有了相当的好感,在他眼里,武汉是华中地区的宝地,对创业者有很多鼓励政策,人才丰富,交通便利。

作为一个长跑爱好者,他对武汉的极大地区已经十分熟悉,光谷附近的华中科技大学、东湖绿道旁边就是武大,汉口江滩附近的黎黄陂路风貌独特。最重要的是,武汉作为九省通衢,每年会有大量的新生劳动力涌入就业市场,李爽看中了这一点。

确定武汉的项目之后,他从北京总部派了2个领头的项目负责人到武汉重新招人、带团队。

当时在武汉建这个团队自己非常满意,因为每个员工包吃包住,成本只有北京的一半。而他们所做出来的作品质量同样也得到了客户的认可。短短半年,项目进展已经很顺利。

但是,当他12月19日从武汉回到北京后不到一周,关于新兴冠状病毒的新闻消息一天天增多。幸运的是,一行从武汉回到北京的同事,目前都没有感冒症状。

现在,由于处在疫情中心,涉及到必须面对面交付的事务,影响很大。在武汉很多需要面谈的项目都没法继续。

由于员工基本都是湖北或者武汉本地的,目前也正在和合伙人商议如何继续工作的问题,是否要在家办公、项目如何继续,都是他们将面临的问题。

他表示,由于从武汉回北京还未到15天,自己目前还在隔离期,过了隔离期没有大碍的话,自己也终于能抱抱孩子。

“我做好了半年内失业的准备了。”

——旅行社门店经理小何,广西南宁

小何是一家旅行社的门店经理,如果一切正常,她应该在今天就开始上班,和供应商进行结算以及对接下一阶段的旅游产品。

但是突然而至的疫情爆发打断了她的工作安排,甚至影响到了整个门店的运转。

根据小何的介绍,从年前的预定情况来看,春节期间出游比往年更加火爆,每个团都是满员,甚至没看到掉位的情况发生。

随着疫情的发展,文化和旅游部在1月24日下发通知,要求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24日起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对于已出行的旅游团队,可按合同约定继续完成行程。行程中,密切关注游客身体状况,做好健康防护。

“其实在通知下发之前,1月17日前后,就陆续有游客表示了担忧,咨询退款的事宜。但是我们采用安抚为主的措施,看看事态的发展。”小何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管理部门的通知对于旅行社来说有好有坏。

以小何所在的门店为例子,销售的旅游产品主要分为两类:国内游和出境游。国内游的部分,随着相关部门陆续发布通知,铁路和民航先后宣布了免手续费退票办法,酒店也都支持退款。“所以这一部分的损失比较小,除了一些已经支出的费用以外,基本都能退回。”小何说。

比较困难的是出境游业务,东南亚的比如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美洲的比如美国和加拿大;欧洲的法意瑞经典行程。每一趟行程几乎都涉及到不同的国家,那也就有不同的政策。

小何举了一个例子,春节期间有个团的行程包含了美国、哥斯达黎加、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巴拿马。她在得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和境外的对接人沟通,目前只有厄瓜多尔回复说可以免损失延期出行,其他国家没有回复。

“这主要是境外游比较复杂,航司、酒店集团、地接等都是不同的体系,针对中国的情况不一定有统一的政策;另外,不同的国家也有不同的政策。”她说,比如,马来西亚拒绝湖北旅客入境后,退团的操作就相对简单。

小何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出境游的客人想要全款退,几乎不可能,必然要承担一部分损失,签证等固定费用也是不可退的。”而小何还要想办法,如何去安抚这些客人,让他们能理解这不是旅行社决定的。

对于旅游业来说,要面对的困难不仅仅是停摆,还有未来信心的恢复。“我做好了半年内失业的准备。”小何说,非典型肺炎的时候她还是小学,但是听自己的老同事说过,现在除了退款之外,未来两个月,甚至2020年上半年都很难恢复过来。

“不是入不敷出的问题,是纯亏损”

——艺术培训机构创始人Alex,湖北武汉

因为这次疫情,Alex损失很大。作为一个年轻的创业者,Alex利用之前工作积攒的人脉,在两年前开办了这家线下艺术培训中心,希望能够赚钱,在武汉买房、结婚。

这两年来,一切看起来都进展顺利,学校目前已经扩展了两个校区,有20多位老师上课。这个春节原本的计划是在正月正常招生、开课。

但是由于疫情影响,他的培训班已经没有正常的招生计划。Alex表示,线下艺术培训作为实体行业,主要成本就是来自租金、员工工资。由于无法正常上课,现在两个校区已经是纯亏损状态。

一般来说,我们每个月正常的营业额平均是6万,寒假会到8万左右,现在由于无法上课,完全没有收入,还要承担每个月房租的租金,“现在每个月交出去的租金都是2-3万,一点办法也没有”。

截止到12月31日,已经有超过20家房地产减免租金,但是由于所租赁的门面是私人购置的,因此也不存在减免租金的说法,“如果减租的话,损失要由业主承担,他肯定是不愿意的”。

目前商圈相关的物业管理部门也没有正常上班,希望恢复营业后能尽快去和商管、物业协商,对商户的损失予以补助。

ALex表示,自己的家乡是离武汉车程不到两小时的江西,由于疫情,原本回家的计划只能无限期搁置。他希望武汉能挺过去,等到学生们开学,再干几个月,还能把亏掉的钱再挣回来。

“没回家过年很坦然 春节期间收入只有往年一半。”

——湖北网约车司机同师傅,北京

武汉地区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不少武汉甚至湖北人回家过年的计划都动摇了。来自湖北荆州的网约车司机同师傅今年就选择不回家过年了。在说到这件事的时候,他看上去很坦然。

“虽然不能和家人在春节团聚,但在现在的形势下,减少出行对于自己、家人甚至国家都算是做贡献了。现在科技发达了,语音视频电话可以随时与家人保持联系。湖北老家的亲人现在都待在家里,目前情况很好,不能回家过年家里人也能理解。”

同师傅并不是全职的网约车司机,工作之外的时间,会选择跑几单“活儿”。

往年春节如果不回家,可以赚不少,但今年的情况要差一些。在疫情蔓延的情况下,很多人减少了出行。

虽然这几天是“全职网约车司机”,每天早上8点出门,晚上8点收车,工作10小时。把每天加油的钱和自己的花销抛去后,一天大概净利润500元,只有往年春节期间每天收入的一半。他悄悄地告诉笔者,这车其实是公司的,但和老板沟通过后,在保证安全和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达成了一种“默契”,所以车辆成本上没有额外支出。

同师傅还谈到,初二之后,每天都会有一些火车站、机场的订单,这比往年提早了好几天。猜想是有些外地人已经感受到了疫情的严重,提早安排了回京的计划。听说这两天有些小区已经不让外地回京的人进了,这就尴尬了。

在23日武汉宣布封城后,24日除夕当天荆州也宣布了封城,成为湖北境内第14个封城的城市。现在疫情形势不太好,每天都有公布大量新感染和死亡病例。虽然很乐观,但对还在湖北老家的家人同师傅还是有点担心。

“当下这个情况,我们确实应该减少外出,对“封城”的决定可以理解。一些地方对从武汉、湖北来的人有抵触、害怕情绪。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换位想想我也会害怕。我们自己把自己“封”在湖北,病毒应该就不会向外传播了吧。希望这场疫情能快点结束吧,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再回去和家人团聚。”

?“还有一批没到货的,我交定金了,但是现在也不敢要了”

——活禽销售个体户老张,某三线城市县城

老张在一个三线城市的县城从事活禽销售十多年了,“我记得是非典型肺炎之后了,具体哪一年我也不记得了,我有的老顾客,跟我买活鸡活鸭,六七年了。”老张说。

1月26日,农贸市场管理部门和卫生部门开始来挨家挨户通知,为了防范新型冠状病毒病毒的传播,一切活禽销售暂停,具体恢复时间等待通知。

这对于老张的打击非常大。在这个县城,春节是活禽销售的旺季,从除夕团圆饭开始,每个家庭对于活禽的需求都在10只以上,包括除夕、初二到初六走亲戚、初七迎财神、农历十一等,都需要鸡鸭肉。

老张问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这病毒(新型冠状病毒)真有那么厉害?”因为对于他来说,关闭活禽市场还是头一遭,此前不管是禽流感、非洲猪瘟,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去年(2019年)非洲猪瘟,刚开始猪肉都不让卖了,大家也不敢吃,就多吃鱼和鸡肉,那段时间生意很好。”老张清楚的记得,因为非洲猪瘟的到来,活猪被扑杀,他一整年的生意都很好。

本来他想趁着这一次春节,给2019年一个完成的收尾,却不料遇到这样的情况。与此形成反差的是,活禽市场关闭后,人们开始转向买猪肉、牛肉和鱼。

“损失有,也比较大,但是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老张说,有一些客人一开始就买够了整个春节需要的活禽,有的则是提前预定了,他接下来还得提前打电话给这些买家看看他们还要不要。

“目前来看,已经损失好几万。”老张比较担心的是,接下来这一批尚待销售的活禽怎么处理。如果处理不好,损失会继续扩大。

“还有一批没到货的,我交定金了,但是现在也不敢要了,只能和人商量看定金能不能延后了,实在不行大不了不要定金了。”老张说,接下来还要想办法止损。

他想到的办法是把剩下的这一批活禽销售给卖生鸡肉和卖熟鸡肉的老板们,“低于市场价格也可以,可以部分止损。”老张说,不然过去这一年辛苦赚的,都要赔进去了。

在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他问我们:“难道这病毒真有那么厉害?”

编后语

武汉疫情牵动千千万万国人的心,大家为湖北、武汉募捐,单单科技、互联网公司为疫区捐资、捐物就超过30亿元,多省市派出医疗队支援湖北。

这是一场伟大的“抗疫战争”。

也正是因为这是一场“战争”,也有很多人卷入其中,他们或是承受家庭分离带来的痛苦,或是忍受突如其来的打击造成的悲伤。

也有很多,他们即使和疫区相隔千里,但依然无法逃离,门店停业,生意停滞,需求疲软,他们在过去一年的努力劳动,在这一刻面临竹篮打水一场空。

或许我们也该关注这些人,无助的个体户、失意的创业者,以及千千万万命运不定的各行各业的从业者。

在此也希望主管部门能从他们的困难出发,为其排忧解难,与其携手共度难关。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Copyright ? 2016-2018 CPAZ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京正则时代财务顾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26337号
北京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