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们的开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单,有的换赛道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科技唆麻,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一时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一位朋友在接到老板的开工延期通知后向我如此感叹道,而这多半也是大多数朋友的心声。当疫情代替了往年吐槽催婚的段子,成为社交平台的主流声音后,从不嫌长的假期也难免变了味。

继国务院批准春节假期延长至2 月 2 日后,全国各地也都根据实际的疫情状况发布了延迟复工通知。大敌当前,减少人群聚集、防止交叉感染的出发点不难理解,但由此为各行各业带来的影响也的确不容忽视,恒大研究院的《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就指出:

简单估算,电影票房70 亿(市场预测)+餐饮零售 5000 亿(假设腰斩)+旅游市场 5000 亿(完全冻结),短短 7 天,仅这三个行业直接经济损失就超过 1 万亿,占 2019 年一季度 GDP 21.8 万亿的 4.6%,这还不包括其他行业。

正如开工第一天#钉钉企业微信集体崩溃#的话题就登上了热搜,疫情不仅对员工遍及诸多省市的互联网企业们提出了诸如“何时复工”、“如何线上工作”等诸多考验;

更深远的影响更不只是考勤与作息这么简单,小到储备物资、调整制度降低感染可能性,大到面对业务遭受打击后员工心理建设、公司的战略调整,都一圈一圈地为众多创业公司拧紧了发条。

我们采访了7 位来自多个行业创业公司的高层,或许能为同样陷于焦虑中的创业者们提供一些更加具体而感性的认识。

01 易来客运:考虑承接软件外包开发项目

“九成以上的损失吧。”

针对我们“春运期间大致业务损失量”的提问,易来客运总经理助理徐静如此向我们透露道。与滴滴出行、曹操出行等以市内C to C 场景为主的网约车平台不同,由四川本土运输企业投资组建的易来客运以城际专车、短期包车、景区直通车、接送机等 B to C 中长距离出行业务为主。

业务本身受淡旺季影响就更明显,外加此次的新冠疫情,易来客运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据徐静透露,平台目前只保留了成都-西昌(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位于川西)的定制客运路线尚在运营,其他所有城际线路和包车线路已经全部关停。

相较于其他更“务虚”的互联网行业,互联网+客运项目更难以向线上办公过渡。

尽管并没有湖北籍员工,但易来客运还是于1 月 26 日就召集了各部门负责人,上报线上办公应急预案,并于 31 日起开始线上办公。不过,直到 2 月 3 日的法定复工时间,易来客运生产力也仅恢复到了正常状态的 5% 左右。

互联网+客运,本身更多的都是通过线上订票,线下提供具体服务。受新冠疫情影响,目前整个业务基本是一个暂停状态,线路纷纷关停,不仅使得业务、行政部门的工作量骤减,当下的线上办公更多也只是为后期复开做准备。目前,易来客运已经开始考虑开源节流:开发部准备承接软件外包开发项目。

但易来客运看来,回到正常状态并不会太久。

毕竟,客运属于社会民众出行的刚需,而相对于传统客运大巴而言,易来客运的点到点小车服务不仅在安全性、便捷性、舒适性方面有很大优势,也更有利于有利于防疫工作的开展。

02 calmthink静想科技:借此机会推动线上办公

相较于易来客运过渡到线上工作遭遇的阻力,calmthink 创始人霍人和则把这一次疫情看作是推动团队适应线上协作的契机。他透露,团队以往习惯于将word、excel 文档传来传去,对于各种在线协作工具有所抵触,但对于小团队而言切换起来并不算难。

他透露自己是效率控,喜欢研究并使用各种最新的工具软件,印象笔记,Omni全家桶,Xmind,Teambition,包括最新的飞书,他都有研究在使用。“好的工具能让人效率翻倍。“?他之前总觉得团队对工具的使用的学习速度还是太慢,这次正好有机会逼迫大家搞一次线上办公大跃进。

于近期完成天使轮融资的 calmthink 正处成长期,主营业务是为开放办公环境提供排除声音干扰的静音舱类产品。作为提供体验升级类产品的公司,calmthink 直接感受到了寒意。

一方面,静音舱对后服务环节有较高要求,物流、安装、交付都涉及大量必要的线下接触,疫情的到来使得服务环节受到非常的影响;而另一方面,它又是典型的非刚需产品,属于公司效益走低时最容易被砍预算的范畴,疫情波及到各行各业后都会对其产生影响。

显然,对于办公服务赛道的 calmthink 而言,疫情的影响会更深远。这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霍人和希望团队适应灵活办公提升效率的原因。一方面,年初定下的年度计划是给自己和投资人的承诺,不能因为疫情就所动摇,但压力增加不少。环境不好,只能尽可能通过效率来补。calmthink 在未来 2~3 个月都将处于对新局面的适应和调整阶段。小团队的虽然灵活,也面临了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但另一方面,疫情也使得 calmthink 面对着一些新的机遇,目前已经立项的医用类产品便是其中一个方向。静音舱本身就有隔音隔断、通风等特点,calmthink 希望通过与医疗机构联合开发的方式,加快产品的推出,将产品线从办公使用向医用进行一些倾斜,提升抗风险能力。

目前,calmthink 已经全员健康地正式线上开工,唯一来自疫区的同事也并没有影响到效率,就地在家办公。但对于上海延迟复工需要开出双倍薪资的规定,霍人和认为非常荒谬,作为初创小团队选择不予理睬。

03 掌心宝贝:行业走到了岔路口

对于本身就把业务扎根在SaaS 工具赛道的掌心宝贝而言,线上办公协作本身并没有成为拦路虎。所以尽管外地员工很多,也并没有因为疫情影响到健康和工作状态,但为安全着想会将线上办公的状态一直持续到 3 月初。更多的,是在业务层面对着“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形势。

掌心宝贝是一款“AI家园共育平台”,简单来说就是为幼儿园提供考勤、人员、教务、校务、保育、园区、收费等管理功能。疫情的发生,将对掌心宝贝 2 月的收入造成不小的影响。

而这一影响的走势将会如何,掌心宝贝创始人戴振光表示并不好判断,因为行业目前走向了一个岔路口。一方面,全国各地的幼儿园都实行了不同程度的延迟开学,这意味着既有的服务场景会受到极大的压缩;比如,硬件销售业务就有就面临着无法发货、时效延长等困境。

但另一方面,疫情压力之下,幼儿园对于信息化的更高要求,比如信息的收集与统计、人员出入管理、体温检测等,或许将促使掌心宝贝其余业务线被更多地关注到;据戴振光透露,这部分业务目前已经有明显增幅,其中体温监测模块已经卖爆。

尽管面对不确定,戴振光明确表示掌心宝贝方向相对清晰:首先是稳住人心,承诺不会因为疫情而裁员;其次厘清使命,接下来会瞄准无法大规模办学的这一现实场景尽快落地方案,通过线上方案去帮助幼儿园解决问题

04 爱斯科技:恍恍惚惚回到创业第一年

相对于对于接下来业务方向有所规划的掌心宝贝,刚开始“云办公”的爱斯科技则处于更为焦虑的状态。在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下,联合创始人何静称当下的状态是“恍恍惚惚回到创业第一年”。

同样是to B,但主要为企业提供技术解决方案的爱斯 80%的客户都是传统企业,而从去年开始又主要以受到疫情最为明显的餐饮新零售为主,所以面临着“唇亡齿寒”的处境。

而另一方面,尽管绝大部分员工都表现得非常镇定,但是其中也有没有回家的湖北员工,每天都需要花费数小时安慰家人的,不仅自己近乎崩溃,管理层也感到非常难受。

所以,尽管过去几年,爱斯科技已经将业务面向全国,将远程协作+线上办公已经锻炼得轻车熟路。但急转直下的形势,使得爱斯科技当下很难回归正轨。何静表示,相对往年这个时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往年讨论的是周末去哪里浪,现在想的是帐上余额还能撑几个月。

对于接下来的战略方向,何静表示会“珍惜现金,控制成本,开源节流”,暂停一些项目。

05 VFine Music:让公司同事不白忙活

与上述公司重点都放在线下不同,主要做音乐商用授权、企业服务和发行的VFine Music 业务以线上为主,这使得 ?VFine Music 如副总裁陈鑫所说“中短期不会伤筋动骨”。

一方面,疫情给VFine 的生产力的影响还在可控范围。尽管有多位家在湖北疫区的员工,但要么便是提前知晓相关情况放弃了回家计划,要么便是坚持居家不外出。其中一位留驻北京的设计师也向我们表示,工作基本没受什么影响。

在陈鑫看来,云办公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无法面对面沟通,影响了工作的颗粒度。尽管此前也常有同事间异地协作,但是大规模云办公还是首次,只有尽可能优化汇报机制和沟通方式,外加线上协作工具的配合。

另一方面,疫情使得VFine 的线上业务反而出现了增长。

类似于每当在经济不景气时,美国的口红销量反而会上升。在全国人民都端坐家中只能以文娱内容打发时间的假期,MCN、广告创意等机构客户采购音乐的需求明显出现了提升。

所以,尽管公播客户(在公共场所有音乐播放需求的客户)有所损失,还取消了线下演出,但VFine 实际上相对于往年同一时段忙碌了很多。陈鑫透露,不少业务在年初五就开始了推进,为了让公司同事不白忙活,所以公司坚持在 2 月 3 日才正式复工。

相较于其他赛道观望为主的态度,VFine 显然试图化被动为主动。一方面加强短视频、广告等以线上内容为主营业务的客户拓展;另一方面,对接视频/社交平台推进宣发计划,以线上live、直播等形式将线下演出线上化。对此,陈鑫指出

“人是群居动物,互动是必然,不能线下见面,线上基于现状肯定会有新的出现进行补充。?”

06 HIFIVE(嗨翻屋):中长期来看市场难免受到波及

同样以音乐视频版权管理、音乐制作和现场演出等为主要业务的HIFIVE,受疫情直接影响也比较小。其联合创始人&CEO 周倩表示,年前谈好的业务有一些受大环境影响会有变化,但大多还在继续推进。

据了解,HIFIVE 有两支团队分别常驻成都与北京,所以一直以来都有线上协作办公的经验。所以,在疫情爆发之后,HIFIVE 不仅既定工作基本没受太大影响,还很快落地了一系列的防护措施,以满足复工后对员工的防护需求。

比如充足的口罩和酒精储备,以及分时就餐作息、进门体温监测、返程跟踪等制度。据周倩透露,目前HIFIVE 复工率很高。尽管也有极少在家办公的员工,但由于在假期中提前进行了部门会议,落实各自的工作安排, HIFIVE 目前的工作效率基本没受疫情影响。

长假期间,线上内容需求的暴涨也从某种角度拉动了HIFIVE 的业绩,比如正能量音乐就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市场增长;对此,HIFIVE 将在之后加大对于线上娱乐内容客户的拓展。

但周倩也指出,尽管目前尚未直接受到影响,但中长期来看音乐版权市场难免受到波及。

她认为,当下各行各业受的影响还体现在最直接的营收层面,后续便会经由削减预算等方式传导到音乐版权行业。比如HIFIVE 就已经明确放缓了酒店客户的拓展,转而将重点放在受疫情影响较更小的行业。

07 最后

实际上,我们还采访到了清禾坊酒业的CEO 侯依森。相对于互联网相关行业,还能依靠积累的技术、研发、产品方面的优势及时调整战略方向适应变化,酒水行业对于聚会等消费场景的强依赖,使得清禾坊处于一个侯依森口中“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处境。

除了弹性办公、坚持线上渠道铺设之外,侯依森也处于“苦熬”的状态。但尽管如此,侯依森的乐观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印象,也借他的话勉励众多创业者:

“这种情况是人力不可抗拒的,没有办法,调整心态,苦中作乐吧,只要坚持下去就有希望!”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Copyright ? 2016-2018 CPAZ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京正则时代财务顾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26337号
北京体彩网 传奇私服 江苏体彩网